万象之塔

我想做一个温柔的人。

我并不是那么羡慕。
因为就像负心汉抛弃女友,我不长久写作的原因是我深知自己劣根性,懒惰而短情,一朝看了花娇想夸,另一日看了月亮皎洁明亮也想夸,夸一夸又不肯诉诸笔下,脑内想一想和人说一说,就完了。
而且你夸月亮,我夸月亮,他夸月亮,每个人有千万种独特性,但独特性总有共通点,我说的和旁人没什么不同,他夸的或许还比我好些。
也不是说认清自己,相反我觉得自己越发混沌一片了,充满不确定性。一般人内视,像滚烫红刃径直插入冰层,破冰噼里啪啦内里沸腾如开水,剖析透彻或痛彻心扉,间或有汽笛声长鸣——哦,他们说,我是这个样子的。不管是水还是蒸汽还是冰,本质总归是一个东西,不要冰的刨掉就好了,不要水的降温就好了,扔出去的部分可能还能拿来做个菜,招待诸位亲朋宾客。
至于我,我不成。自己都看不明白自己。间歇性在我特别NB和我特别SB中呈不规则运动,还会用谎言给自己盖白布,可能什么玩意真的死了我应该给自己举行葬礼,或者其实没死我应该从床上鲤鱼打挺迎接正确的生活,或者我不是我——哲学学的很烂,不知道,不明白,不清楚,不了解。以现在突发想描述这篇东西的思维来讲,是自己变成了一坨乱七八糟的毛线球,然后自己玩自己,不亦乐乎。
感觉现在陷入了一种稳定的平衡内耗状态,按照我这个活法,说不定能百年大寿。

评论(2)

© 万象之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